全本小说5200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> 第2492章 这名字有趣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随着一阵有些嚣张的大笑,一个一身青衣的男子从右方的树林中走了出来,“我自负隐匿的功夫还说得过去,却没想到,依旧没有瞒得住声名赫赫的摘星呀

    !摘星小友,三百年前你我曾有过一面之缘,你可还记得我这个老家伙?”

    摘星看着来人,眼底闪过几分疑惑,他打了个哈哈,“原来是秋道友,秋道友一向深居简出,今日真是巧呀!”

    “待得久了,有些闷,所以出来走走……你怎么戴这么一个面具?要不是认出了你的剑意,我还真看不出是你!”

    摘星笑了笑,“戴上面具就免了很多俗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是……我看你给这晚辈喂招,你该不会是收徒弟了吧?这可真是大新闻了!”

    “徒弟总要收的……”摘星笑了笑,把夏天宇叫到身边,说道,“慕容复,认识一下秋前辈,他有个雅号——秋田山人。”

    夏天宇暗暗一惊,我滴乖乖,这绝对是个大佬呀!十大散修中排名第三的秋田山人!秋田山人名叫秋田,和地球小世界某种宠物犬类正好同名,所以夏天宇对这个名字也是印象深刻,看到第一眼就记住了。秋田山人在十大散修中排名第三,名次很靠前,

    不过人却很低调,很少在外面走动,大多数时候都留在自己山中的洞府里静修,所以得了一个“秋田山人”的雅号。名号虽然雅致,但是这秋田山人的样子却和雅致没什么联系,虽然谈不上丑,但五官和一身青衣搭配起来,尤其是那青衣上还有着一些金黄色的花纹,总让人觉得那么土

    气,就是乡下土财主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听摘星称自己为“慕容复”,夏天宇就知道,这位秋田山人和自家师父应该只是点头之交而已,他也不多话,很恭敬的给秋田山人行了个晚辈礼,然后站在了摘星身后。“摘星小友的徒弟呀!哈哈,你真是遇到一个好师父,今天第一次见,不能空手,来来来,这个小玩意儿……”秋田山人哈哈一笑,摸出了一枚丹药,“这枚三转护心丹,当

    个见面礼了!”

    三转护心丹,算是一种很不错的治疗内伤的丹药,尤其是对于心脉的伤势,最为有效,对于天阶以下的修炼者效果都非常好。

    这种丹药最大的用途之一,就是在玄阶冲击地阶的时候,用来保护心脉要害不被真气重伤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个见面礼,还算符合秋田山人那十大散修排名第三的身份。

    夏天宇看了看摘星,摘星点点头,含笑道:“还不多谢秋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秋前辈。”夏天宇对秋田山人道了声谢,上前恭敬的接了过来,又退回到摘星身后。

    秋田山人又和摘星打了会儿哈哈,然后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摘星沉着脸看着秋田山人离开,对夏天宇说道:“把丹药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。”夏天宇从衣服口袋里拿出秋田山人给的三转护心丹,递给了摘星。

    摘星拿在手里看了看,然后又还给了夏天宇,“这药没问题,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天宇接过来,放进了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摘星微微一笑,“为什么刚才不放进储物戒指?”

    “我想着拿了人家前辈的礼物,应该给师父先过目一下,就没收起来……”见摘星笑的有些意味深长,夏天宇摸了摸脑袋,讪笑道,“其实……我也是有点不放心,听说有的东西带毒,贸然放进储物戒指,会把别的东西也弄坏,所以想等他走了让

    师父帮我看看,但我又担心师父觉得我不懂事,毕竟这是师父的朋友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谨慎,这很好!不过他若真是我朋友,我就会让你以真面目拜见了。”摘星笑了笑,又看向秋田山人离开的方向,说道,“以后见到这个人,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他和你有过节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这人很假,”摘星冷哼一声,“而且很阴险!”

    夏天宇点点头,深以为然,心道乡下土财主大多都是很阴险的,经常干半夜去鸡窝学鸡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被摘星“炮制”了三天,这天晚上,摘星终于告诉夏天宇,明天要离开柳木城,开始进行下一阶段的修炼,也就是让夏天宇的剑去“见血”。夏天宇也松了一口气,他宁愿去找人“见血”,也不想再被摘星这么训练了。这么训练一段时间,不但自己身体上被虐,心理上受到的打击也不小,总是接不住摘星的出招

    ,就总觉得自己好像一无是处似的。这哪里是指点,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蹂躏嘛!想到要离开柳木城了,夏天宇忽然想起了司马浩南那个人。从小黑那里得知,司马浩南和他夏家是有渊源的,而且他和那个人也算谈得来,现在要走了,夏天宇觉得自己

    应该去道个别,顺便旁敲侧击的问问英雄殿有没有暗中邀请他入伙。

    和摘星提了这件事,摘星并没有什么意见,让夏天宇第二天自去和司马浩南道别,甚至吃个告别酒都没关系,可以等到下午再出发。这些日子里,夏天宇挨了不少骂,皮肉之苦也没少受,听到摘星让自己可以下午再回来,夏天宇很高兴,寻思着这也算是难得的放假了,自己一定要和司马浩南好好喝一

    杯放松放松才是。第二天,正好司马浩南上午有一场擂台,夏天宇并没有带着慕容复的那张面具,而是在自己本来的容颜上稍微修饰了一下,和自己比较熟的人会认出自己,但如果是只见

    过画像或者不熟的,基本认不出来。为了保险,夏天宇还戴了个斗笠。

    在观众席上看着司马浩南干净利索的取胜,随后便在出口处等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夏天宇斗笠下的脸,司马浩南愣了一下才认了出来,笑道:“你怎么来了?这几天你怎么没来打?”

    夏天宇笑了笑,“我今天来是向你告别的,我要走了。”“啊?”司马浩南奇道,“怎么就走了?不再多练练?”

    
西安夫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