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5200网 > 科幻小说 > 地府巡灵倌 > 第913章 七哥的神经质
    王狂彪满脸尴尬,讪笑着说:“是我鲁莽了,塔塔,别生气啊。”

    他对小女孩倒是很友好。

    王离塔低头抚着大黑猫,没搭理王狂彪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王探笑着打圆场,随意说了点别的话题,将话头岔开,化解了尴尬氛围。

    王狂彪长记性了,不再随意吱声。

    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瞳七突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宁姑娘,姜先生,不知,你们是否有种奇怪的感觉?”

    我闻言,惊讶的看了看瞳七,随即不动声色的问:“什么奇怪感觉?”

    “从进入丰碑旅馆开始,我就感觉很是别扭,还不知道别扭感从何而来?直到遇到你们,却发现怎么看你们都顺眼……,这感觉折磨着我,不吐不快,不知道,你们可有同感吗?”

    丑男瞳七的眼神很是茫然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快速的对了一下眼神。

    宁鱼茹笑着说:“可能是瞳先生刚从老屋搬来此地,一时片刻的还适应不了,而我们嘛,常年在外的,适应的比较快,因而没有瞳先生的那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瞳七应了一声,但很明显,他还是被别扭感深深困扰着。

    我方心知肚明问题出在哪里,但交浅言深的,此刻,不是和他深说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七哥总是这样,有些神经质,让你们见笑了。”瞳八笑着圆场。

    我们就坡下驴,也就没谁再提这个话题了。

    瞳氏夫妇要在这里居住三天,我们也打算住几天,因为,还要守株待兔的等着血月一伙儿呢,约好有空再聚,他们就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大黑猫塔球还想往宁鱼茹身上靠,却被王离塔小盆友无情的断了念想,被强行抱走的塔球,绿眸中都是不甘。

    我们看在眼中,集体失笑。

    这只猫太有趣了,似乎,特别喜欢宁鱼茹。

    门关闭了,耳中听着旁边房间开门闭门声,我们几个脸上的笑消失掉,神情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瞳家夫妇的眼中,这里是丰碑旅馆,果然,这地方三空间的规则掺杂一处了,头疼。”

    宁鱼茹摁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这家人挺好的,瞳七外貌吓人,但心地善良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着,试探的看向宁鱼茹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他们有危险?”宁鱼茹立马明白我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可能,给他们身上放些防护手段吧,王离塔那样小,咱们得护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我给出建议。

    “等熟悉一些的吧,不然,人家不会信任咱们的。”宁鱼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探和王狂彪并无异议。

    大家处境相同。

    和我们一样入住了坟碑旅馆的瞳家人,我真心的希望他们安好。

    我们又商量了会儿,暂时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琢磨更多了,就按照原定计划,分批休息。

    太疲惫了,不知不觉的,就过去三十多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大家休息够了、精力恢复。

    按照坟碑镇的时间计算,此刻应该是某天的上午七八点钟了,问题是,从我们的角度去看,窗外,仍旧是深沉的夜幕,甚至,圆月星辉都没有改变过位置。

    这种时刻,我有些羡慕坟碑镇土著居民眼中的大太阳了,可惜,我们是怎样都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轮番休息的这段时间,我对周围环境进行过一番探查,发现,整个旅馆也就不几户住客。

    坟碑旅馆一共分为四层,这在坟碑镇中也算是不大不小的建筑物了,比旅馆大的只有终合商场和服装卖场了。

    坟碑旅馆每层都有十八个房间,这样算来,四层一定是七十二个房间,但我并不知道此地是否有地下楼层,亦或者,有没有隐秘的地下室?所以说,坟碑旅馆房间数量,只有旅馆本身才知。

    旅馆工作人员真的不少,我在探查旅馆环境的时候,就遇到了十七八个服务人员,有男有女,但旅馆老板始终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旅馆工作人员全都是‘眼界反向映像’的存在,他们的一举一动落到我眼中,都无比的违和,估摸着在他们眼中,我这样的客人也是特别怪异的,只不过,他们还没有弄明白我们因何怪异?

    这座旅馆中叠加了三空间规则,必然产生不可想象的变异,但直到目前,还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,这也算是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王离塔一家入住之后就安安静静的,始终没有出来,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扰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住户?虽然在窗口处看到有些陌生人出没,但等我出房间去探查的时候,并没有正面遇到过,也没有理由去敲陌生人的门,所以,暂时不知其他的几户是什么人?是不是和我们一样眼界映像的,还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但我搞清楚了那几户所在的房间号,分别是一零七、二一三和三一一。

    算上我们所在的二零六和王离塔一家所在的二零七,旅馆中只有五批住客,四楼空着呢,还没有住客。

    忽悠悠的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下楼,旅馆厨房可以做些小菜供应住客,我们花钱点了些食物,就在一楼的接待区用着,其实,也是想和其他住户有个偶遇的机会,毕竟,这都饭点了不是?

    厨师走出来,他胖胖的,很是健谈,我找机会和他说话,发现,他似乎并未意识到我们的行为举动违和。

    我心头不由的一沉,因为这样算来,旅馆中的服务人员看着我们,并没有异常?

    这和我先前估算的不同。

    看来,在旅馆工作人员的眼中,此地可能是另一种景象,最直接的证据就是,我脸上最明显不过的符箓花纹,对方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但坟碑镇土著居民看着我们的时候也一样看不到符箓,这点虽然能确认,却无法将旅馆人员和坟碑镇土著间眼之所见有什么不同辨别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坟碑旅馆却存在着三种不同的视觉影像,要不是亲身经历,我如何能信?

    还好,他们提供的食物在我看来很是正常,比莫家大宅提供的‘白蛆食物’高明多了。

    但也有可能我们眼看着正常的食物,不正常!

    这样一想,突然有恶心感觉了。

    随即一笑,既来之则安之,只要不死就成啊。

    
西安夫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