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5200网 > 科幻小说 > 快穿任务:炮灰来逆袭 > 第1896章 逆袭8
    孟离道:“此言差矣,只要能救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给他用了,不会被方家萱的系统察觉吗?”

    尤允说道:“这倒不用担心,我在上面动点手脚,让他系统检测不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孟离笑:“这对你来说倒是小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尤允: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穷太久了,就指望这个系统任务能让我有点收获,所以肯定要出出力呀。”

    孟离忍俊不禁地说了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去找杜翰学好了,不需要准备别的吧?”孟离问。

    尤允:“那倒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孟离说了声好,化了个淡妆,开车朝着杜翰学公司去了,在路上,孟离又突然问尤允:

    “你说,如果把那个系统篡改人们记忆的事情改变掉,就是让方家爸妈知道自己并没有生过这么一个孩子,那系统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尤允啧一声:“你现在心眼坏的哟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孟离看了一眼前方红灯,刹住了车,背部放松了些,嘴角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尤允说:“你这办法确实可行,不过这么大动作,系统那边肯定要察觉出不对来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又检测不到我的存在,应该很不安,要怀疑人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种系统耗费了能量来到这个世界,没有一点收获是不会轻易走的。”

    孟离:“那就把他逼得走投无路,自然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到时候想走也走不掉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想要再次篡改别人的记忆也需要再次耗费能量,先把他的能量耗一耗。”孟离想起以前系统任务都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最原始的办法就是不停的耗费他们的能量,他们很珍惜能量,当感觉继续留下来的收获无法弥补损失时,也就是退缩之时。

    “这个要不要我来?”尤允说。

    孟离说道:“让委托者父母记忆恢复正常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做到,他们是受到这个系统植入的力量影响,等我修炼出点灵力,就能施法帮他们驱除灵魂里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先把杜翰学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吧。”尤允也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孟离到了杜翰学的办公室,他又去开会了,耐心坐着等了会儿,杜翰学才回来,看到孟离,大概还因为昨晚的事,他表现更加热情起来。

    “家甯,你来啦,本来我打算开完会回来就给你打电话,约你今晚出去吃饭呢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孟离并不在杜翰学是否真如此打算,她淡淡地嗯了一声道: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茶都给你泡好了。”孟离指了指茶几。

    “你真好,刚好开会的时候话说得有些多,口渴。”也许是急于表现,杜翰学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,过去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孟离默默地看着杜翰学喝下茶,她在里面放了安神丹,这安神丹还是她在让尤允在系统空间给她找到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某一次任务做完之后顺手带回来的,也可能是她在商场买常用药品时里面带着的。

    做的任务太久太多,很多小东西忘了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安神丹,自己也能用梦兽天赋让他睡着,并不难,不过有这种小东西代替,也就懒得动用力量了。

    喝了加了料的茶,孟离就轻声与他聊天,也没聊什么,就是拿出手机给他念了念新闻。

    他本也话不多,就安静的听着孟离念,可是越听越瞌睡,眼睛一闭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见他睡着了,孟离才放下手机,手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环,散发着白色的光,这就是尤允给的抵抗光环了。

    能抵抗方家萱使用的光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魅惑术。

    抵抗光环逐渐缩小,最后成了一个极小的圆,缓缓朝着杜翰学的眉心而去,先是贴在上面,最后慢慢消失,到了杜翰学的灵魂之中。

    孟离还特意查看了下杜翰学的灵魂,尤允说,如果他没有特别动手脚,杜翰学现在的灵魂应是泛着点白光的,笼罩着他,保护着他。

    但因为他动了手脚,现在杜翰学的灵魂与寻常无异,方家萱的系统无法探查出来,但他还是受到了抵抗光环的保护。

    如此甚好,孟离打量了下杜翰学,之后就看他自己怎么选择了。

    若还是爱上方家萱,只能证明他不值得,若是能扛过去,心志坚定,便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睡着了呢?”孟离又坐了下来,手上拿着手机,碰了一下杜翰学,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,把他叫醒了。

    杜翰学发出了嗯地一声,而后睁开眼睛,看孟离盯着她,还保持着读新闻的姿势,他懊恼地拍了拍脑门,很是抱歉地说道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孟离:“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杜翰学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感觉怎么说都不对,怎么说对方都有理由生气。

    孟离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,既然自己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好,那就没必要久留了,还不如回去修炼点灵力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家了,你好好工作吧。”她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杜翰学抬手看了一眼时间:“你才过来不久就要走?”

    孟离点点头,杜翰学说:“别走,在这里等等我,工作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在这里怪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杜翰学又立马说:“那在附近逛逛,我结束工作后来接你也行。”

    孟离挑了挑眉,道:“这么急于表现,看起来很是心虚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想什么了。”杜翰学连忙否认,可心里觉得苦恼,怎么还被人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昨晚她看到了,如果问一问他们在外面说什么还好,可她什么都不问,叫人心里发凉,琢磨不透,他可不想当自己以为这件事过去之后,她又突然发作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昨晚的事就算了,以后注意点,保持该有的距离就好,你也别有太大的心理负担,坦荡一些吧。”孟离想了想,还是大度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杜翰学这才松了口气,不过在心里暗自想着,昨晚那些对话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应该,还怎么坦荡的起来?
西安夫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