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5200网 > 都市小说 > 豪门龙婿 > 第286章 开始表演性地举牌
    他朝女婿任小峰看,示意他一起愤然离场。这里简直就是大骗子在演戏,再听下去,他要气昏了。

    女婿任小峰却朝他摇摇头,意思不要走,好戏还在后头呢,要看就要看到底。

    林兴国怕被龚如兵认出来尴尬,在他讲话时,就一直埋着头,不抬起来看他。

    接着,龚如兵对前来参加这次成立大会的领导,著名书画家,社会名流,一一作了介绍。却都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,从来没有见过的面孔。

    一群无名小辈,一帮乌合之众,却都被龚如兵说成是从上都来的书画界德高望重的名家,权重位显的书画界领导。

    他整整说了半个小时的话,才满面红光,异常激动地走下讲台,与提携他的老师和恩人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支持人走上台,开始主持拍卖会。

    每个与会者的桌子上都是一个牌子,上面写有号码,像芭蕉一样可以举起来。

    放在任小峰面前的牌子是98号,号码比较吉祥。

    “下面,开始拍卖书画作品。”主持人振奋人心地说,“首先拍卖我们江海市名人书画家协会的会员作品。”

    会场上马上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幅作品,是我国著名书画家,江海市名人书画家协会会长龚如兵先生的一幅书法作品:‘难得糊涂’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两名工作人员把一幅书法作品拿出来,一人扯住一个角,展示给与坐者看。

    “这幅书法作品的起拍价,是十万元人民币。”主持人介绍说,“它笔力遒劲苍老,字体雄健壮实,实乃书法中的极品。它看似稚嫩松散,却大智若愚,大扑若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下面的会场上突然有人大笑起来,“这样的书法作品,也来拍卖?我看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,也比它写得好。”

    整个会场为之愕然,人们都齐刷刷地掉头来看这个敢说真话的人。

    原来他是个年轻人,不是别人,正是任小峰。

    娇妻林碧祺被他突发的笑声吓了一跳。她掉头瞪着他,小声说:“你神经病啊。”

    见这么多人看着他们,她低下头不敢抬起来。

    丈母娘也觉得女婿太没有礼貌了,弄得这个会长和主持人好尴尬。只有丈人理解他,鼓励性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但龚如兵请的托却不为所动,继续在下面会场上,开始表演性地举牌。

    “28号举牌了,你站起来说,加价多少?”支持人与他们配合着。

    举牌人站起来说:“我加到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出十五万,买这幅书法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龚会长的身份,也值这个价。不要说这幅书法作品,非常有特点,很有收藏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加价的?要加价的,请举牌。”主持人说,“我数到三,就结束,一,二,三。”

    他“啪”地敲了一声拍卖锤,“成交,十五万,这幅书法作品,就属于这位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托只好自已买下来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接下来是三个出了五十万元钱的协会副会长,和十五个出了五万元钱的协会会员,每人给他们拍卖一幅作品。

    会场上谁也不肯举牌,气氛冷到冰点,也尴尬之极。全部流拍,颗粒无收。只有三个副会长的作品被龚如兵请的托买下。

    “下面,拍卖我们协会在筹备期间,从民间征集来书画藏品。”主持人提高声音说,“还有名家大师们从上都带过来的名家力作。”

    龚如兵化三百万元钱,从上都几个老头手里买下这个欺世盗名的协会名称,抢到这个所谓的会长位置,又化了几十万元用于招待他们的费用,再加上这次成立大会的开销,总共不下于五百万。而他这次收到的费用总共不足三百万,如果不拍卖掉一些字画,他就要亏本。

    拍卖会是必须要搞的,而且以后每个月都要搞一次。

    任小峰真正感兴趣的,就是拍卖字画藏品的环节。

    开始时,都是所谓名家,其实都是无名之辈的二三流作品,也是很少有人举牌,不要说竞价争买了。

    终于,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幅唐百虎流落民间的《骑驴归思图》。”到拍卖会快结束的时候,主持人才激动地提高声音说,“大家知道,唐寅是个风流才子,这幅画是他生活的一个真实写照。它画风清丽,艳而不俗,是收藏之极品,馈赠之豪礼,极具升值潜力。”

    会场上所有人都伸长脖子,朝会长台上看。

    “它的起拍价是五百万。”主持人惊心动魄地说,“需要购买的买家,可以带着签定师上来观看,鉴定。唐百虎的作品最高拍卖到三千万一幅,机会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下子站起来十多个人,争相上台去观察这幅画作,有钱人真的很我啊。

    林兴国也很感兴趣,马上对女婿说:“小峰,快上去,帮我一起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碧祺给他做了鬼脸,俏声说:“我爸也叫你小峰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他比你对我还好呢。”任小峰眨着眼睛,跟丈人朝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要争气,不要买到膺品。”林碧祺还是不放心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走到会长台上,已经有十多个人在围着这幅画在观看,辨认,鉴定。

    “高老,你帮我看一下,这幅是真品吗?”许少成竟然也在拍卖现场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名牌服饰,气度不凡地对一个鉴定师模样的人说,“只要是真品,我要不惜一切代价,把它拍买下来,我要送人。”

    稳重沉着,五十多岁的鉴定师轻声问:“你要送给谁?”

    许少成没有回答,脸上泛着神秘和骄傲之色。

    任小峰发现了许少成,许少成也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任小峰不想跟他在这里交集,就视而不见地转开了。但许少成见任小峰身旁走着一个气宇轩昂的富豪,知道是他丈人,就要抓住机会,恃富傲物地羞辱一下他。当然,他也想在自已心仪的女孩爸爸面前,亮相露富一下。

    “唷,这不是林家上门女婿吗?”许少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成在任小峰背后说。

    任小峰身子一震,转身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几个正要走下去的人,都停住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任小峰,你是个无业游民,也有钱来买藏品?”许少成有意提高声音说,“一个吃软饭的男人,只能做人家的跑腿吧?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在这么多人面前,特别是在丈人面前,被人歧视和污辱,任小峰的脸发臊起来,有些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可在台上跟他吵起来,就真的上演上门赘婿的闹剧了。于是他忍住难堪和愤怒说:“许富小,我是没钱买这么名贵的藏品。这幅真品,只有你才能买得起啊。”

    任小峰看了这幅画作,一眼便知它是一幅高仿真的膺品,就有意反激当众污辱他的情敌。

    许少成得意地看着林兴国说:“这样的名作,除了我们许氏集团,还有谁买得起?”

    林兴国打亮着这个傲慢的富少,轻声问女婿:“他就是许少成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任小峰提着嘴角说,“碧祺爸爸,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许氏集团副总裁,一直在追求和骚扰碧祺的许少成。”

    林兴国愣住了。

    许少成也涨红了脸,但他马上打出笑容说:“你是碧祺的爸爸吧?呃,如果你们林家买这幅名画,我可以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林兴国犹豫着要说话,任小峰拉过他的衣襟说:“我们林家买不起,只有你们许氏集团才买得起。”

    林兴国有些不舍得这幅画,被女婿硬拉下台,心里很不开心。走到位置上,他埋怨女婿说:“你怎么说我们林家买不起?五千万也买得起啊,你这么怕许少成?”

    娇妻看到他们在台上的情况,红着脸埋怨任小峰:“在这种场合,你跟他吵什么?你就不怕丢脸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他先污辱我。”任小峰争辩说,然后小声对丈人说,“这是膺品,让这个混蛋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林兴国惊讶地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他买了去送人,脸就丢大了。”任小峰对丈人耳语说,“他当众污辱我,我要把价格推上去,报复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许少成很自信地站在台上,鉴定师拿了放大镜观察着这幅画。见旁边还有其它人,他附耳对许少成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许少成头,目露晶光,脸泛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林兴国也细致看了这幅画,心里非常喜欢。他从小受到爸爸的熏陶,也懂得一些书画知识。他好想把它买下来,作为爸爸的八十大寿礼物。他知道,这幅画拿出来,爸爸一定会喜欢。哪怕再贵,他都想拍下它,回报爸爸对他们一家人的厚爱。

    没想到女婿说它是膺品,他心里好失望。字画市场上,难得见到这种名画。他不死心地悄声问女婿:“小峰,你看准了吗?它真的不是唐百虎的真迹?”

    任小峰自信地说:“爸爸,不久就会有好戏看,你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台上的主持人开始竞拍:“大家都上台来看了,现在开始竞拍,五百万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许少成真的第一个举牌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西安夫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