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5200网 > 修真小说 > 明尊 > 第四十三章领袖群魔,无上女帝
    “愚蠢!”在钱晨喝出那四个魔头的真身的时候,化为北天王的佛骨魔突然冷冷开口道:“可知尔等犯了何等愚蠢的错误啊!”

    化为南天王,手持独眼魔剑的六欲神魔道:“我等伪装成这四尊法相,原本十成的本事,只能拿出六成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手持琵琶的乾闼婆音魔低声浅唱:“这本是尔等唯一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手持铁锏的兵甲尸魔大笑道:“但你却自作聪明,实则是自取死路!”

    四尊神魔一声大吼,显出真形来。

    那乾闼婆音魔马头人身,身相为赤肉色,顶上有八角冠,它身上笼罩着九种魔香,变化莫测,香气之中幻化出种种诡异的魔相,它一条腿曲蹲,另一条腿盘在曲蹲的那条腿的腿弯处,将琵琶反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李泌心中一惊,暗道:“不好,这魔头先前之用了魔音之功,如今显化了魔身,却是一股魔香之气,无形无质,能够承载音符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说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这四尊魔头未曾显化真身,只能用出六成的本事,如今此魔邪香魔音合一,何止强了四成?这六成本事,只怕还是往多里说了!”

    那六欲神魔收回剑上的魔眼,显化为一尊赤身裸体,如同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,有四只手臂的魔头,迷离六欲魔眼长在一条手臂的掌心之中,发出炫目的魔光来。另外三只手臂的掌心上,各长着一只耳朵、嘴巴和鼻子,只是魔光黯淡,并未如迷离六欲魔眼一般大成。

    加上男女交缠的魔躯和一男一女的两颗头颅,便是六欲魔法。

    兵甲尸魔浑身披着赤铜铠甲,面目体型,都隐藏在那赤铜神铠之下。那四肢关节处长有骨刺,从赤铜铠甲的缝隙之中,隐约能见到青灰色褶皱的皮肤。

    翻滚的尸气化为黑云,笼罩着它的身躯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中杀意凌然!

    “兵家修士效仿上古神魔,锻炼杀伐武艺,身披神甲,手持神兵。一身本领,有六成都在兵甲之上。此人身前定然是兵家大将!”

    燕殊大声提醒钱晨道,兵家修士起源于天周神朝末年,诸侯战乱之时,一部分玄门修士放弃了修炼法宝法术,效仿上古神魔,习练兵器搏杀之术,祭炼神兵,以肉身搏杀。如今中土魏晋两国,兵家修士早已势衰,但在如今这个时代,李唐之时修行百家复兴,所见的唐军兵将,皆习有兵家杀伐之术。

    李泌看到那尸魔一身明光神甲,手中铁锏其势无匹,心中登时闪过宫中的种种隐秘记载。

    “招摇太岁盔、赤铜天王甲、火云朱雀袍、水云涉川履、混铁玄武鞭……你是平阳郡公之子,当年被女帝所杀的薛丁山。”

    那尸魔微微一愣,沙哑道:“没想到,还有人记得我薛丁山之名。可惜女帝削我根骨,只余此残躯……难以放手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尸魔复生之后,早就与生前不同了!多少尸魔为敌所控,杀父杀子,意识早已并非生前那人。只能算是复生的一种魔物!”

    燕殊不知这薛丁山是谁,只恐李泌为其所惑,急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最后一位佛骨魔显化真身,却是带着二十八颗白骨佛祖,头如骷髅,肋骨板结一块,手托着十三层白骨浮屠塔,眼中魔光隐隐,骸骨身躯带着暗金佛光的摸样。它下颌骨开阖道:“能看出尸魔的身份,不愧是太子的白衣卿相……但你能猜出来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李泌道:“虽然是佛骨之魔,但你并非高僧尸骨所炼,而是生前就修有魔道。”

    钱晨笑道:“我知道他是谁了!他是女帝的面首,当年的一代魔僧薛怀义。女帝命人杀其于瑶光殿前树下,辇车载尸送至白马寺,焚其尸骨以造塔。看来他并未供奉在佛塔之中,而是被炼制成了佛骨魔。”

    “女帝……哈哈哈……一代女帝!”佛骨魔薛怀义狂笑道:“尔等既然已经猜出我们的身份,难道还没有猜出来,是谁要毁灭长安了吗?”

    李泌低声道:“道门有监察天下者曰天师,魔门有领袖群魔者唤作天魔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乃是魔道领袖,为群魔之首。传言当年女帝武曌便是魔道领袖大天魔……难怪长安能潜藏你们这些魔头,难怪堂堂佛寺,供奉的却是一群魔道神魔。”

    钱晨淡淡道:“当年女帝兴佛,自称弥勒降世,原来是借壳上市,往佛门里掺沙子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当然。”佛骨魔薛怀义笑道:“这还是我给她出的主意,化魔为佛,主宰大唐。当年那些佛门高人捏着鼻子认下此事,摸样真是好笑……佛道若是合力压制,哪有我魔门出头之日,哪能叫女帝上位登基。若不是我献出此策,叫佛门内乱。她怎能……好个负心望义,蛇蝎心肠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佛骨魔身上燃起血色的火光,它面目狰狞而痛苦,在火光之中惨嚎。

    魔主惩戒……彻底降服神魔之后,纵然是生前恨之入骨,有倾尽三江之水也洗不完的深仇大恨,也难以对魔主发出半点恶言,心中甚至不允许升起一丝怨气,不然,就有魔火炼魂,抽筋拔骨一般的刑法降下。

    所以,魔门之中非但不畏惧仇人炼成魔头,甚至就喜欢这种将仇人收为爪牙,不但日夜折磨,甚至还可以叫那仇人所化的魔神,反过来伤害他们所爱之人。

    杀人之后,还要诛心。

    那薛丁山看到这幅凄惨的景象,却木然不动,宛如木石……这便是诛心过后,神魔生前的意识被痛苦磨灭的模样。燕殊所说,魔神被炼成魔头后,已经并非生前的意识。这话说对了七分,剩下三分,确实纵然保留着生前的意识,也只会更加的痛苦,恨不得将自己这点意识磨灭,化为无知无识的魔头。

    薛丁山被炼成尸魔后,显然就经历过这等折磨。

    这才彻底意识沦丧。

    良久佛骨魔薛怀义身上的魔火才缓缓熄灭,他紧紧握着白骨浮屠,狞笑道:“李氏依仗道门,奉太上道祖为其祖,三位天师具入朝堂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能与道门抗衡,女帝便化魔为佛,借助佛门对抗道门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将我魔道,藏入佛门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为何我等窃据这四大天王神相,那鬼王钟馗却毫无反应?为何我们能藏在这号称神都的长安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是女帝所留下,摧毁这李唐江山的伏笔,是大唐的魔劫!魔劫!”

    薛怀义接近疯狂,指天咆哮道。

    李泌不寒而栗,他怔怔道:“这长安四百余道观寺庙,洛阳更是珈蓝遍地……究竟有多少是魔头所踞。那供奉的鬼神,又有多少是魔神所化?”惶惶盛世之下,竟然潜藏着如此可怕的阴影,这一刻就连岑参心中,都升起了浓重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才觉得,钱晨等人所说的要拯救长安,或许并非虚言。

    两人原本也被这盛世繁华迷了眼,感觉这种种暗流,不过是疥癣之疾,只是这长安权贵数百年来种种算计谋杀的一部分。但直到今日,那魔头掀开了棋盘的一角,他们才看见了那浓重的阴影和已经烂入脏腑的疾患。

    “数不甚数!”佛骨魔薛怀义冷笑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四尊完全显化出来的魔头,这长安……洛阳甚至还有不知道多少的魔神,潜伏在那无数鬼神之中。钱晨总算摸到了这次主线任务的劫数所在,他将手按在有情剑上,低声道:“很好……感谢你们告诉我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魔劫在即,长安将覆。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好似对燕殊所言,又好似再对李泌,岑参所说,更是对那四个魔头说话。

    “送你们上路吧!”

    有情剑再次出窍,剑光明灭之间,仿佛有无数烟云香气妙曼,构成了一副海市蜃楼的奇景,那剑光之中,烟涛微茫,若隐若现之间瀛洲仙岛骇然显现,六欲天魔的迷离六欲魔眼所发的魔光,骇然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钱晨仿佛置身于瀛洲仙岛,远离尘世之外,不染六尘。

    他来到六欲天魔面前的时候,任由他如何摇动六尘,勾起六欲,都浑然落不到钱晨身上。

    钱晨的身影茕茕孑立,似缓实急的来到六欲神魔之前,一剑自天外落下,将六欲神魔斩杀。剑光之中那仿佛男女交缠,伸出四臂,一男一女双首的神魔一声骇然的惊叫,便见剑光落下,神魔命绝。

    一切只在瞬息之间,那四位神魔,包括李泌岑参都没有想到钱晨会这般突然发难。

    而四位神魔之一,为六欲尘根所化的神魔,又会被如此轻易的被这一剑所斩杀。

    这一刻岑参脑子都是空白的,只听见钱晨低声轻吟道:

    “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。”

    “越人语天姥,云霞明灭或可睹。”

    下一剑钱晨自远离尘世的瀛洲落下,剑势化为一团明灭不定,飘渺变化的云烟,钱晨的身影化为天姥山,隐于云霓明灭的剑光之中,朝着乾闼婆音魔落下。

    那琵琶魔音,那天魔香气,在这犹如云霓明灭的剑光之下,都被一剑破去。

    乾闼婆音魔面容姣好的头颅赫然与脖颈分离,坠入了尘埃之中,它本是一股无形香气,难伤本质,奈何这一剑便是云烟明灭变化的一剑,完全克制了其本质。

    第二剑……又杀一魔!

    
西安夫妻